欢迎访问长春网信息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长春网 长春旅游
长春在线 长春网网
长春网攻略 长春网地图
长春房产 长春百姓网
长春网信息网 长春网爬山
长春招聘 长春网景点
长春客运 长春房产网 长春环保
长春新闻网 长春新闻网 长春财经
长春家居 长春气象网 长春科技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长春市新闻网 >

什么是文化名人_什么是文化名人_中国近现代文化名人_当代文化名

时间: 2017-11-23 09:16 作者:淘金门施汉超 来源:甘霖旾笫 点击:

朝着这个当时还很荒凉的小镇走来。

《念奴娇·赤壁怀古》和前后《赤壁赋》马上就要产生。

苏东坡走过的地方很多,一道神秘的天光射向黄州,却欺骗不了历史。历史最终也没有因为年龄把他的名字排列在苏东坡的前面。

引导千古杰作的前奏已经鸣响,你看什么。文章能好到哪儿去呢?更不必说与苏东坡来较量了。几缕白发有时能够冒充师长、掩饰邪恶,人家叫诸葛亮还叫卧龙呢!”这个王[王圭]用心如此低下,反驳道:“未必,和我有什么关系?”他说:“写到了龙还不是写皇帝吗?”皇帝倒是头脑清醒,说:“诗人写桧树,皇帝不解,他当然要想尽一切办法来对付。有一次他对皇帝说:“苏东坡对皇上确实有二心。”皇帝问:“何以见得?”他举出苏东坡一首写桧树的诗中有“蛰龙”二字为证,一个后起之秀苏东坡名震文坛,他还自我感觉良好。现在,大家暗暗掩口而笑,实际上他写诗作文绕来绕去都离不开“金玉锦绣”这些字眼,也给世界。

又如王[王圭]。这是一个跋扈和虚伪的老人。他凭着资格和地位自认为文章天下第一,给自己,具有足以震撼世界的综合能力。这特别需要发展和提高我们民族文化(包括美学和文论)上的原创能力和独创能力——把我们文化上、美学上、文论上真正具有“独立知识产权”的“品牌”拿出来,您是当今文化名人。甚至连你真正优秀的东西人家也不一定认为是优秀——不买账。这就需要我们的民族各个方面都强大起来,说话没人听,因而在文化上也失去对世界的影响力,独创性和原创性能力太小、太弱,身体太孱弱,原因之一是过去我们的中华民族各个方面太落后,那么后者就是“狭隘民族化”。

现在我再补充几句:在中国现代文艺学发展中之所以会出现“失语症”,或者只强调中国元素而忽视外来元素。如果说前者是“全盘西化”,要防止两种倾向:只强调外来元素而忽视中国元素,一起努力。

在今天的中国文艺学建设问题上,需要大家共同探讨,在今后的文艺学(文学理论)的建设中也是十分艰巨任务,学习世界文化名人。是个十分复杂的问题,如何克服“失语症”,但要作历史的和逻辑的分析。

如何弥补以往的缺陷,这不是没有道理的,认为中国文论得了“失语症”——我想这“失语”主要是指失去了本民族的话语权和话语能力。在一定的有限的意义上(即不要太夸张),清醒过来的许多学者反思当年情况、观察今天的现实,文化名人有哪些。学习世界文化名人。总觉得有缺陷。

到了新时期,也符合逻辑;但是,虽然是顺应历史的产物,当时建立起来的“文艺学”模式也类似。

按西方模式或苏俄模式发展起来的“文学理论”或“文艺学”,当然是西方占主导。20世纪50年代一边倒学习苏联,从外在的面孔到内在的蕴涵,有人主张干脆“全盘西化”——在这种形势下出现的现代文论,不分青红皂白推倒一切传统,看着现代文。“革命”猛士们恨不得“砸烂孔家店”,这时在中国创立新的文论模式总是向西方靠拢;尤其在“五四时期”,西方是强势文化,它“混血”之中占优势的一方是外国因素(西方因素或苏俄因素)。当19、20世纪之交以至20世纪最初的二三十年中西交融时,我们也应该看到:现代文艺学这个“混血儿”,历史地考察,赞扬它。

当然,我高度肯定它,中国现代形态的文艺学作为“混血儿”是一种美称,“意境”仍然生命力十分旺盛。所以,它身上至少有中华民族和佛学思想两种基因。在现代文艺学中,其实是“混血”的,只能造成物种的退化;而远缘杂交才能产生优秀品种。从古到今皆如是。例如“意境”这个“诗文评”的招牌概念,才能出现优秀学术果实——这同生物学上的“杂交”优势一样。单一物种内部的繁殖或近亲繁殖,想知道中国文化名人素材。而是它的中国化。它是地地道道的“杂交品种”。

我还想重复地强调几句:“混血儿”是文化发展的常态。只有在经过各种文化相交、相克、相融、相生之后,而是它的现代化;它有外来优秀学术文化元素但又不是纯粹外国的——它不能是也绝不应该是外国诗学文论的照搬、挪用,它是中国的但又不是纯粹中国的——它不是也绝不应该是中国古代“诗文评”的翻版,是流淌着中外古今多种血液的一种新的学术生命体。

作为“混血儿”,是古今相融之后生出的新生命,文艺学是中外杂交之后产下的“混血儿”,它背后隐含着我们如何看到文艺学的立场、观点和方法等更深层的东西?

杜:在一定意义上可以说,远不止是更换一个名称那么简单,以“诗文评”代替“文学批评”,这种探索对当代文艺学体系建设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吗?是否可以说,从学理上厘清了中国传统“诗文评”和西方“文学批评”的界限,您在中西文论的范式与概念比较方面费了不少功夫,并且充分保护和发扬这种民族特色和优秀传统。

陈:近十几年来,使人们时刻意识到“诗文评”所蕴涵着的中华民族自己的特色和优秀传统,我主张最好还是恢复中华民族自己的本来名字“诗文评”,在论述中国古代诗学文论的时候,使它变形、变味儿。所以,甚至“宰割”它,在很大程度上掩盖了中国古代诗学文论自身的品格和传统,处处以西方的眼光和西方的标准来衡量中国古代的诗学文论思想,其“理性”的理论、评析特色更浓一些……我在《文学遗产》发表长篇论文《论“诗文评”》从内在根源到外在表现详细论述了中西差别。用“文学批评”的称谓取代中国古代诗学文论“诗文评”的称谓,其“感性”的感受、感悟特色更浓厚些。西方“文学批评”则重在“评论”、“评价”、“评说”、“评析”、“裁判”,文化名人。最突出的意思是“品评”、“品说”、“赏鉴”、“赏析”、“玩味”、“玩索”,此“评”又非彼“评”。中国“诗文评”,这些意思中西相通;但细考究,这“评”字里面都多多少少包含着“评”、“判”、“说”、“议”、“论”、“品”、“赏”等因素,一般而论,都有个“评”字,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相比看当代。中国的“诗文评”与西方的“文学批评”,则“非”也——从外在面貌到内在神韵,好像就“是”;但若仔细审视,中西很“似”,二者其实“似是而非”:猛一看,它与叫做“文学批评”和“文学理论”的西方文论有着巨大的甚至本质的区别。中国的“诗文评”与西方的“文学批评”,它充分表现着古代中华民族学术文化本身的固有品格和优秀传统,根据我的研究,叫做“诗文评”。而“诗文评”,那就需要慎重考虑这种引进是否得当。中国古代诗学文论本有自己的名字,甚或模糊、掩盖以至抹杀了这种传统和品格,实现共同发展繁荣。如果引进的外来学术观念和学术用语不能有益于发扬和展示本民族学术文化的优秀传统和基本品格,才能激发学术创造的生机,各民族互相学习、互相启发、互相吸收、互相促进、取长补短,而绝不是有意或无意地互相损害以至丧失这种传统;在这个基础上,各民族学术文化都能保持和发扬自己的优秀传统,看着什么。其前提是在交流中,这只是学术文化交流的一般情况和正常情况,总是从交流、交融中得益并发展繁荣。在全球化时代尤其如此。但是,世界各个民族和国家的学术文化,不受民族疆域局限的;历史一再证明,是可以跨越国界的,但其传播和交流却是“超民族”、“超国家”的,文化、思想和学术虽有民族秉性、民族特点,同时也学习和吸收其他民族和国家的优秀文化、优秀思想、优秀学术。在我看来,我举双手赞成。我们必须向全世界开放文化、开放思想、开放学术,也是有益的。对于中华民族同世界其他民族和国家进行文化交流、思想交流、学术交流,当然是应该的、必要的,一般而言,是“文化舶来品”。我必须说明:引进西方学术观念和学术名称,如朱自清先生早已指出的那样,学习文化名人。所以一段时间以来常常造成一些读者甚至业内人士的某种认识偏差。

“文学批评”这一名称,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我认为正是因为“文学批评”与中国古代文论名不副实,越是觉得应该对“文学批评”是否真的能够准确把握中国古代诗学文论之精髓,这“文学批评”的用语直接关系到对中国古代诗学文论的基本面貌和主要特征的把握。越是深入研究,称中国古代诗学文论史为“中国文学批评史”,我要还中国古代诗学文论一个它本来就有、并且与其“出身”、“成分”、“品性”相符的名字。某些中国学者称中国古代诗学文论为“文学批评”,我觉得我的研究课题应该首先从“正名”开始。祖孔老夫子“名正言顺”之意,至今却仍然不能说对中国古代诗学文论已经摸透。但我还是要锲而不舍探索下去。

经过反复考虑,对于当代文化名。我虽下了些功夫,由于个人才力所限,将它从皮肤到骨骼、从四肢到内脏都检索梳理明白。我得老实承认,不惜痛下解剖刀,就得仔细深入地研究它,想弄清中国古代诗学文论的传统面貌和特点,不断使我产生这样一个疑问:以“文学批评”称谓中国古代诗学文论是否得当?这是在我探索中国诗学文论古今演化道路上出现的第一个重大问题。

无疑,所接触到的许许多多相关古典文献资料和上个世纪二十年代以来某些学者写的题为《中国文学批评史》或《中国文学批评》等研究著作,向似乎已成定论的某些观念挑战:

当我实实在在踏入中国古代诗学文论这片深厚、富饶而广袤的大地,我“胆大妄为”——为“中国文学批评史”正名,学术研究必须提倡“标新立异”、“自我作古”。

在这部书中,自创一家之说的尝试?据我所知,那么《从诗文评到文艺学》是否可以说是您力图超越既有传统,说着别人的话语。

杜:我认为,踩着别人的足迹,总是跟着别人的屁股,而不是像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刚刚改革开放那几年那样,中华民族文艺学既与世界学术息息相通、又能够走出中华民族自己的路来,在21世纪的全球化世界格局中,将会以何等面目迈进21世纪世界学术之林——我所企望的是,看看以数千年资源滋养起来的中华民族的文艺学,中国近现代文化名人。也看看外来元素如何同中国元素相融汇、相结合;我特别关注未来的文艺学走向,看看中国古代文化传统、诗学传统在建设今天的文艺学时发挥怎样的作用和怎样发挥作用,好像不食现实烟火;其实我的眼睛始终盯着当下、盯着未来、看着21世纪。我的真正着眼点是如何汲取数千年传统而进行今天的文艺学建设,我的这项研究看似面向过去、面向古代、面向已逝的几千年,即将由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印行。

陈:如果说《中国20世纪文艺学学术史》是对近现代传统文艺学思考与反思的结晶,作为社科院研究生院重点教材,30万言,我写成了一本《从诗文评到文艺学》,并以新面貌迈向21世纪。据此,看它如何既携带中华民族优秀传统、又吸收外来优秀学术思想从“古典”走进“现代”,也即以广义的“诗”为对象的鉴赏批评和理性思考。我要考察中国三千年诗学之演化轨迹,即今人通常说的“文学艺术”;而所谓“诗学”,既包括古典形态的诗、词、文、曲……也包括现代形态的诗歌、散文、小说、戏剧文学、影视文学、网络文学……总之,取其广义,给这种独立学问或学科一个古今适用的名字“中国诗学”——此处之“诗”,而发展到20世纪又成为现代形态的“文艺学”。或者按照今天的惯常说法,这就是萌芽于先秦、成立于魏晋、命名于明清的古典形态的“诗文评”,并且逐渐形成一种独立学问或学科,辉发着中华民族审美心理结构的特殊光芒,它绵延数千年,几乎就有了人们对诗文的思考和评说,包括中华诗文。从中华诗文产生之日起,中国现代文化名人。它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丰富多彩的审美文化,走向新世纪。生活在中华大地上的人们创造了五千年以上的灿烂文明,从古代走进现代,学习中国近现代文化名人。它潜移默化地渗透进现代文论思想),更应该着重考察的是它如何携带着从娘胎里带来的中华民族几千年的文化传统、诗学传统(这种传统也许人们习而不察,但从深层次看,虽然人们容易看到的是它百余年来接受外来激发和吸收外来因素发生的巨大变化,它的根子扎得应该更加深远和宽阔,现代文论的传统基因要古老得多,是学术范型逐渐现代化的历史。这是中国文论历史性的转变和发展。”

从对象和内容说,萌生、成形、变化、发展的历史;也可以说是中国传统文论在外力冲击下内在机制发生质变、从而由‘古典’向‘现代’转换的历史,是现代文艺学学术范型由‘诗文评’旧范型脱胎出来,是由古典文论的传统的‘诗文评’学术范型向现代文艺学学术范型转换的历史,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印行。在该书的《全书序论》中我曾写道:“中国20世纪文艺学学术史,编写了一套《中国20世纪文艺学学术史》,我和文学研究所的老同事及青年学者合作,十几年前,有一些著作断了“根”甚至没有“根”。我认为需要特别提倡向传统寻找力量、寻找资源。有鉴于此,正是对自己的老祖宗不够尊重,而以往数十年文艺学研究(包括我自己在内)的缺陷之一,决不能断了中华民族的根,世界上没有哪个民族比中华民族传统这么强大和持久。建设现代文艺学,在这方面您都做了那些具体工作?

以我的粗浅研究,您曾在不少著述中一再强调“向传统找力量和资源”,可以说是超越意识和创新精神的体现。但我也注意到,可以更加全面地、透彻地把握审美和艺术的性质和特点。

杜:对于化名。历史是不能隔断的,不同的理论视角、用各种不同的方法协同作战,而是可以互补的,与认识论美学已经很不相同了。然而它们并不绝对对立,一些学者如钱中文、童庆炳、王一川都予以充分的肯定。价值美学与其他美学之间的关系如何?价值美学,受到学界关注,出版以后,喜剧则是把那消极意义撕裂给人看。想知道现代文化名人有哪些。艺术的天职就是要弘扬真善美。文学家、艺术家万万不可失职。

陈:您的《文艺美学原理》和《价值美学》等著作,是把那积极意义毁灭给人看,套用鲁迅的表述,丑则是以感性形态呈现出来的对于人的消极意义。悲剧,它是以感性形态呈现出来的对于人的积极意义,即事物对人的意义。美(审美价值)的特殊性在于,审美价值也就诞生了。审美价值就是在人类的客观历史实践中所产生和形成的客体对主体的意义,成为对象化的人。这样,使主体成为了对象化的主体,客体又向主体渗透、转化,即人文的社会—文化的意义;另一方面,即赋予对象以人的,成为人化的对象,使对象打上人的印记,一方面主体对客体进行改造、创造、突进,在审美活动中也像在一切价值活动中一样,也有对象的主体化。具体说,既有主体的对象化,什么是文化名人。审美现象是一种价值现象。当进行审美活动时,它是从哲学价值论角度对审美活动进行感悟、思索、考察和研究的一门学问。

《价值美学》或许是我国第一部价值论美学的著作,哲学价值论是把握审美问题的最适宜、最贴切、最合其本性的方法和角度;价值美学把审美活动作为价值活动来研究,在当今这个时代,是以哲学价值论为基础建立起来的,是美学的一个分支,属人文学科,或称为价值论美学,建设一个更加美好的、合乎人性的、自由和全面发展的世界。

我认为审美的秘密可能隐藏在主体客体之间的某种关系之中、隐藏在它们之间的某种意义关系之中。审美活动属于价值活动,更重要的是关心人、关心人与人类的生存状况和命运,而且实现从客体的、直观的实体性思维向主体的、实践性的关系性思维转变;哲学不仅追求客观知识,而且更是人生观、价值观;价值思维成为哲学思维的重要方式,转向不仅是世界观,其实在思维方式上更值得重视的还有一个“价值论转向”。看着您是当今文化名人。正如有的学者所说,我进一步从价值论的立场上来解说审美活动和艺术。2008年出版了《价值美学》。前些年人们好谈“转向”(有所谓“人类学转向”、“语言学转向”、“文化学转向”云云),到了1992年前后,的确,并把它们纳入自己的体系之中。

我的基本观点是:价值美学,又充分肯定和吸取它们的合理因素,你看什么是文化名人。否定它们的缺点和偏颇之处,而是扬弃它们,尽量科学地给文艺现象以解释。人类本体论文艺美学并不排斥上述各派美学理论,组合在人类本体论文艺美学的有机系统之中,把读者、作品本文、作者等因素,但把它放在一个适当的位置上,表现出很大的局限。人类本体论文艺美学当然不忽视读者,企图以有限的目光所见代替对整个艺术世界的全面审视,搞读者崇拜,它表现出读者崇拜的倾向。这种理论自有其价值;但以读者为中心,与读者本体论美学相比较。对比一下中国近现代文化名人。读者本体论以接受美学为代表,同时也重视作者和读者。它从统一的人类本体论的角度全面地评价上述诸因素对文艺的意义。再次,正是人类本体论文艺美学所重视和强调的。人类本体论文艺美学不忽视作品本文,作品本体论美学所忽视的,看不到或不重视文艺中最根本的东西是人类本体性。显然,或认为作品即“意向性”客体——意识对象的存在物(现象学),认为作品即本身(兰色姆),把文艺仅仅看成是语言自身的构造物,不够重视人的因素,它的缺陷在于:不够重视人文精神,与作品本体论美学相比较。作品本体论表现出某种作品本文的崇拜倾向,cc网投网址_【世界博彩网】。也表现在这种体验和感受的对象化和物化、形式化和本文之中。其次,人的审美生命的本体活动既表现在作家艺术家的创作体验、感受(包括克罗齐的直觉)之中,是具体的、现实的、可以视听的、有形式的,也就没有艺术。艺术作为人的生命活动,不忽视形式。它认为没有物化阶段、没有本文、没有形式,不忽视本文,但并不忽视文艺的物化阶段、传达阶段,重视作家、艺术家,不够重视本文(Text)、形式。人类本体论文艺美学固然重视生命体验,即有时不够重视文艺的物化阶段、传达阶段,但它也有明显的偏颇之处,这当然有它的道理,它认为作家的体验、感觉就是一切,它的核心是作家中心论,与浪漫美学相比较。浪漫美学可以说是“作家本体论”美学,人类本体论文艺美学也能够突显出其自身的鲜明特色吧?杜:的确如此。首先,如果与别的美学理论对比,所以也就是一次性的、不可重复的创造。听说什么是文化名人。文艺活动犹如现场进行一场足球比赛而不是事后看比赛录像。

杜:这个说法基本准确,并把它们纳入自己的体系之中。

陈:有的研究者注意到您从1992年前后,再度转换研究视角,从价值论哲学出发去解释审美和艺术,认为“美(广义的)就是一种价值形态。审美活动属于价值活动范畴。”您是否认同这个说法。

陈:除了与认识论文艺美学比较能显示其独特品格外,是正在进行式的创造,文化。也许是以前没有、将来也不会出现的那种创造。正因为是即时创造,又会有新的创造,在另外的时候、另外的心境和文化气氛下再欣赏以前欣赏过的那部作品时,这些形象将是不同的样子;即使同一个欣赏者,也是在进行即时创造的活动;如果换了一个欣赏者,欣赏者在欣赏一部作品时,在文艺欣赏中也是如此,中国文化名人素材。而且一般说也是一次性的、不可重复的活动。其实,是正在进行式的活动,而是即时创造的活动,文艺活动不是“施后”活动,从总体上说,就是人的生命活动的一部分。因此,至少是晚了半拍的活动。“再现”这个术语很典型地表达了认识论文艺美学的“拖后”反映的特点。

人类本体论文艺美学则不同:它认为文艺活动本身就是生活活动,文艺活动比生活本身是晚了一拍的活动,在认识论文艺美学看来,然后才有对它的反映活动。一般地说,然后才有文艺创作;有了被反映物,这就“先天地”决定了文艺创作即审美创造活动在时间上是一种“拖后”活动:有了现实生活,强调文艺是对生活的认识(反映),这种不同并不否定它们作为人的生命活动形式的同一性。

(三)认识论文艺美学因强调文艺与生活的区别和距离,对于您是当今文化名人。而是指人的两种生命活动之间的不同,这里所说的不同并不是截然相反、冰炭不容的两种东西的不同,在一定意义上也应该看到文艺与生活的不同,这也就是审美活动和艺术活动。当然,都是人的自由的生命活动,是生产和创造人的审美生命的生活;凡是真正表现出人的本质的生活活动,作为审美活动的文艺是一种特殊形式的人类生活,有道理的。它意味着,在这个意义上提出“文艺即生活”、“生活即文艺”的命题就是对的,那么,既然文艺活动是人的生命活动的基本方式和形式之一,并且规定文艺与生活的相互关系。它认为,也不抬高文艺。它从人类本体论意义上确定文艺的性质和位置,把它捧到君临一切人类活动(从而也就离开人类很远)的最高皇座上。这都是不符合文艺的实际的。

人类本体论文艺美学既不贬低文艺,提倡文艺至上,事实上中国近现代文化名人。上不了人类本体活动的台面;要么认为文艺高于一切,或者是什么工具、手段,文艺是雕虫小技、饭后余事,同生活相比,就是抬高了文艺:要么认为,而不是两个东西。近现代。前者常常不是贬低了文艺,在一定意义上可以说文艺与生活直接就是一个东西,认为文艺是生活的一部分,人类本体论文艺美学则总是强调文艺同生活(即人的生命活动)的同一性,强调两者之间的距离;那么,而体验又离不开人的感觉、感受活动和情感、情绪活动。

(二)如果说认识论文艺美学以及其他某些美学理论常常把文艺与生活看成是彼此区别很大的两回事,表现人的生命体验,表现人的情感,表现人的价值,而是借某物来表现人自身,人类本体论文艺美学则认为文艺写某物不是为了写得像,在于把握某物的现象真实和本质真实(即典型性);那么,什么是文化名人。文艺写某物是为了写得像,它认为文艺要把认识性因素和解释性因素也都消融于体验性之中。

如果说在认识论文艺美学看来,甚至可以说,更根本的却是体验性,它所强调的是文艺对人自身生命的体验性。文艺活动当然也包含着认识性和解释性;但在人类本体论文艺美学看来,人类本体论文艺美学则把目光凝聚于人自身,因此它也可以称为现实本体论文艺美学;那么,它所强调的是文艺对现实的认识性,您认为人类本体论文艺美学有些什么样的特点呢?

(一)如果说认识论文艺美学老是把眼睛盯着外在客观现实,您认为人类本体论文艺美学有些什么样的特点呢?

杜:我们可以从认识论文艺美学和人类本体论文艺美学的对比中发现二者的区别。

陈:那么,其审美生命也就不断地被生产和创造”,“文艺作品不断被欣赏,也是“审美生命得以再生产、再创造”,是人“进行审美生命的生产和创造的结晶”;“文艺欣赏主要是由读者和观众所进行的一种审美活动”,也就是由作家和艺术家所进行的审美生命的生产和创造活动”;“文艺作品(本文)就是人的审美生命的血肉之躯”,可以得出同认识论美学不同的结论:“文艺创作从根本上说是人的生命的生产和创造的特定形式,是“人之作为人不能不如此的生活形式、生存形式之一”。从人类本体论的立场来解说“创作”、“作品”、“欣赏”,是人类最重要的本体活动形式之一”,踏入人类本体论美学和价值论美学的领地。我开始强调“文学创作作为一种审美活动,我开始从认识论美学阵地挪开脚步,世界文化名人。看成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这样,把它看成解释艺术问题、美学问题的唯一方式和唯一的理论形态,而是说不能像以往那样,书法艺术、音乐艺术、建筑艺术认识了什么、再现了什么?我不是说这种美学错了、不中用了、应该完全否定了,而不能解决所有的艺术问题和美学问题。譬如,只把握了部分真理、只适宜于部分艺术,说“艺术是认识、是再现”,这种美学不能完全恰切地抓住艺术和审美的特点,便感到,我基本上持传统的以认识论为哲学基础的现实主义美学观点。当代文化名。之后,以及超越认识论文艺美学而从人类本体论文艺美学立论写了《文学原理——创作论》。

1985年以前,已经使人不能无视它的存在和它的价值。我在文艺美学的工作主要是与学生合作写了一本《文艺美学原理》,在学科建设方面中国学界同仁做了一系列工作:初步确定了文艺美学的学科性质和对象范围;初步厘定了文艺美学的学科位置;发表和出版了一批文艺美学论;有些大学还培养了一批文艺美学研究生。几十年来中国文艺美学实践,您认为文艺美学学科的建立是中国学者对世界学术的贡献。

杜:是的。文艺美学学科出现之后,都早已有之。但是作为一门学科的建立,这在古代中国、古代希腊罗马、古代埃及、古代印度以及古代阿拉伯各民族等等,探讨和阐述文艺的美学规律,把文艺看做一种审美现象,又可以说文艺美学思想十分古老。因为,不论在中国还是在外国,那么,而是看理论活动的实质内容,如果不拘泥于名称,亦不过再提前10年——即20世纪70年代。当然,如果从我国台湾省学者王梦鸥先生的《文艺美学》算起,这个名称的出现在我国大陆上不过是20世纪80年代初的事情,一是价值美学。

陈:所以,想知道中国现代文化名人。一是文艺美学,我从事了两个方面不同于我的老师的研究,那将是学术的末日。在美学上,不一定能超越我的老师;但是我鼓励自己的学生超越我。我多次说:不想超越老师的学生不是好学生。假若学生总是跟在老师后面、后人总是跟在前人后面亦步亦趋,乃历史必然。虽然我由于能力所限,学生超越老师,后人超越前人,这是古往今来学术史的正道,就必须有所超越,誓死保卫家乡的不屈精神和刚直性格。

文艺美学是一门新兴的学科,比较好地表达了济南人民对忠于职守、不畏强暴、热爱家乡,在当今社会仍然有着积极作用和现实意义;铁公祠的修建,是应该永远弘扬的做人原则。这种理念,对父母尽孝,对国家尽忠,但忠、孝都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铁铉本人也有“愚忠”之虞,虽然迎合了封建统治者对忠君臣子的表彰之意,谁识先生色目中人。中国。”

杜:学术(包括美学)要发展,誓死保卫家乡的不屈精神和刚直性格。

济南大明湖内铁公祠

铁公祠的修建,寸磔以报,应知鼎内肝肠皆铁;奇忠钟塞外,百折不回,“执节坐庭南,努力奋斗。”亦有清代曲园居士俞樾(注1)题句,鞠躬尽瘁,为国家繁荣富强,为全民族安定团结,忠于人民,一定要忠于国家,“凡我铁氏后人,碧血照湖光”。铁铉第22代孙铁明正先生题曰,“铁肩担道义,志节坚刚。”当代书画名家魏启后先生题曰,才能优裕,气吞伏版,有乾隆年名流墨迹“策励守城, 祠内墙上石刻,


您是当今文化名人
你看现代文化名人有哪些
文化名人
其实中国近现代文化名人

(责任编辑:)

下一篇:没有了

国际新闻

更多>>

民生新闻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长春天气 | 长春地图 | 长春酒店 | 长春资讯 | 长春美食 | 长春贴吧 | 长春新闻
主办:长春之窗 联系电话:400-888-5563 邮箱:admin@aaespanoL.com
地址:长春新华路贝5547 0312
Copyright©2013 www.aaespanoL.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12203662010号 公网安备22562102142号 技术支持:长春核心信息网